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蒙蒙的博客

展示真实的自我 描绘一片圣洁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轻风云淡简简单单 平静安祥, 喜欢归朴自然鸟语花香 溪流潺潺, 喜欢一杯清茶细品茗香 郁静透明, 喜欢幽幽琴声袅袅余音 心静如水, 喜欢诗文书香陶冶情操 内外兼修, 喜欢清淡素雅幽静心灵 简单柔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终生伴侣(三)  

2007-12-14 09:14:46|  分类: 黄昏漫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的终生伴侣(三)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的终生伴侣(三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字:烟雨蒙蒙 

 

应该说,我和祥子的关系在参加工作后的三年中悄悄的发生着变化。三年的朝夕相处,三年的耳鬓厮摹,那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他的真诚、我的温情,化作的那一片片爱的红霞早就飘在彼此的心中,爱情给那寂寞空虚的年代增加了不少的色彩,在记忆的长河中刻下了霓虹般的一抹。

 祥子开始频频出入我家,有时是打着借书的幌子,有时是借口帮助我复习功课,我们在一起时总是有说有笑,开心无比,嫌时间过得太快,嫌理由不够多样,尽情的畅游在爱情的海洋之中。可没有注意到我父母的眼神也逐渐冷峻起来。祥子虽然书生气十足,模样也生得潇洒清秀,人品也正直温厚,但到底背着个“富农”的家庭成份,且家庭条件与我家相比可谓是天上地下,父亲最反感的就是家庭出生不好的人,对祥子的频频来访充满着疑虑与愤怒,每次祥子一来,父母就象走马灯一般在窗户外面游动,不时的发出几声威严的咳嗽,无形的给祥子施加着压力,终于有一天父亲忍耐不住,暴发出严厉的逐客令:“你再来勾引我们家小姑娘,我就打断你的狗腿!”吓得祥子落荒而逃,大有恨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之感。我父亲这“老八路”的威力是远近有名的,这个杀威棍谁能不怕?何况祥子是那样一个老实胆小的人呢?这尴尬的一幕至今想起来还让我们忍俊不禁。

父亲对祥子的严厉来有他的理由。父亲38年参加革命,当时是我们师部政治处主任,级别是行政十二级高干,配备有公务员(警卫员)和公车,享受着高干的特殊待遇,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,家里从不缺少生活用品及副食供应;妈妈是师部卫生所的所长,也是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干部,家庭地位和家庭条件可想而知。我是唯一在父母身边的女儿,在外人眼中我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,岂可随心所欲别有用心?即便是要找东床快婿也得经过父母的反复筛选、验明正身后再来定夺。父母的条件不是非要强调家庭经济条件的优劣,但成份是个重要的标志,绝不能和那些“地富反坏”的后代结为亲家,但那时的我并不理解,并为此和父亲开始了长达八年的争执,后被知情的同学们称之为“八年抗战”。

在父母的严格监视下进行“感情联盟”,谈何容易。但性格倔强的我仍然和祥子密切来往,那段时光很快乐也很幸福,初恋的甜蜜,花前月下,卿卿我我,感受着对方每一个眼神,体味着对方的情爱,一块散步,一块看电影,一块学习,一块备战高考,也曾流过泪,也曾浪漫开心,根本无视父母的监督。妈妈想办法千方百计的企图拆散我们,动用厂里政工科的领导找我们谈话,分析利弊,苦口婆心的做我的政治思想工作,越是这样,反而坚定了我的决心,不顾一切的想冲破这种势力的牢笼。

 祥子有一次告诉我说:“我把咱们班高中毕业时照的毕业照,拿给我妈看,问她这些女生中谁最漂亮?我妈妈手指着其中的你说:‘这女孩子最漂亮’,你说怪不”?我笑了,那时我和祥子还没有发展到这层关系,他妈妈也不认识我,但冥冥之中有一个手牵红线的月下姥,早已为我们结下了这个不解的情缘。祥子的父亲听说我们的事后,也语重心长的对儿子说:“即然你们谈恋爱,就好好的谈,决不可以当成儿戏,要好好的对待烟雨啊!”所以祥子从来都很尊重我们之间的感情,即便是偶尔发生争执,他也是无条件的服从我的意见,我不理他时,他会一直跟在我身后,直到我回心转意、破涕为笑为止,那种顺从和固执博得了我的极大信任,奠定了我们日后的感情基础。

对于我这样一个家庭地位的女孩,追求者之多也在情理之中。那些家庭条件好的师首长的儿子,多数都有着高干子弟的玩世不恭和清高,象纨绔子弟一样放荡不羁,他们目光游离,不善学习,靠吃父母的老本过着优越的生活,而祥子挚朴清爽的气质深深的感染着我,他深邃智慧的眼神牢牢的吸引着我,是个值得依靠、信赖和托付的男人。

 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就要到我们双双奔赴各自的学校的日子。分别的时刻,那种难舍难分的感觉缠绕在心头,但为了学习和深造,为了我们都有个美好的前程,也为了摆脱父母的约束,终于在那个深秋的一天,我们在火车站上互赠纪念物,握手道别,依依不舍的情景让前来送行的同学也潸然泪下,随着汽笛的一声长鸣,我们开始了长达四年天各一方的分别,看着越来越远去的祥子,泪水瞬时模糊了视线。。。。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烟雨于2007年12月14日写于连云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7)| 评论(10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