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蒙蒙的博客

展示真实的自我 描绘一片圣洁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轻风云淡简简单单 平静安祥, 喜欢归朴自然鸟语花香 溪流潺潺, 喜欢一杯清茶细品茗香 郁静透明, 喜欢幽幽琴声袅袅余音 心静如水, 喜欢诗文书香陶冶情操 内外兼修, 喜欢清淡素雅幽静心灵 简单柔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终生伴侣(八)  

2007-12-19 09:01:37|  分类: 黄昏漫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终生伴侣(八)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终生伴侣(八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字:烟雨蒙蒙

 

 祥子的归来,我们夫妻俩得以团聚,也因此获得了极大的快乐,一起上下班,一起带着孩子散步,享受着轻松加漫妙的家庭生活。这时的儿子已经能满地跑了,由于几年中不太和父亲见面,儿子对爸爸这个名词有些漠生,但心里明白。当我指着祥子问他:“这是谁呀?”儿子害羞的躲到我身后,小声的告诉我:“爸爸!”脸上笑成了一朵花。这种原始的血缘亲情把父子关系紧紧的联在了一起,只是在晚上必须挨着我睡,决不让爸爸碰他一下。

祥子在技术科里充分发挥了他的特长,把工作搞得十分出色,他纂写的科技论文几度荣获牡丹江地区化工系统一、二等奖,并给予我主抓的计量二级升级工作很多帮助,使这项工作得以一次性验收合格,这让厂长书记们很是得意。厂团委得知我们的情况,认为这是个很值得推广的教育典型,并上升到爱情观、道德观、价值观的高度来认识,让我在全厂职工大会作了报告,并把我的讲稿配上音乐改写成散文在厂家属区播放,一连几日还有人听不够要求重播,我们就此成了远近小有名气的人物,工厂颁发给我一个光荣称号:计划生育模范标兵。

共同的生活慢慢暴露出祥子的一些生活习性,我开始感觉到现实的生活并不象谈恋爱那样浪漫和完美。祥子由于长期住集体宿舍,没有家庭观念,眼里没活,生活没有规律,处于一种懒散的状态,每天总是迈着四方步子回家,你这边急得火上房,他也照样没紧没慢,他人虽然温厚脾气也好,但无论何时说什么总是要比我多说一句才行,哪怕是不服气的小声嘟囔,也得把最后那一句补上,他的个性让我感到有些难以接受。有句话说男人是部车,你即得会开还得会修,我想还是慢慢的用行动来影响和改造他吧。

 即便是这样,生活中也难免产生一些口角。记得有一天我们一起做饭,因为一点小事争吵起来,祥子动手打了我一个耳光,我气得顺手抄起手边的菜刀向他砍去,虽然我手下留了余地,但刀还是划过毛衣、衬衣、线衣直至他的左后肩,(至今还留着一个一厘米长的疤痕)儿子看到我们打架,哭着用小脚狠踢祥子的腿,大声骂他“滚蛋,别欺负我妈妈!”那一刻的心伤心痛,和着多年来的生活艰辛,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喷涌而出,几年来一个人独自承受的苦痛和无助,一下子化成怒火发泄到他身上。事后我们都冷静下来,祥子首先向我道了欠,他发誓再也不打我了,我也后悔自己过于冲动,不应该用刀砍他,两个人好不容易才聚到一起,为这点小事不值得大动肝火。从那以后,我们都很注意检点自己的言行,但那块小小的伤疤却永远留在了祥子的肩上,作为一个警示,让我们时时记住这次血的教训,以至在后来的二十多年中,祥子一直信守着他的诺言,再也没有动我一个指头。

祥子的妹妹梅这时已经中专毕业并分到工厂工作,和一个长得黑黑的、个子不高的工人谈恋爱,因那男孩的身高和长相以及家庭经济条件问题,引起公婆的极力反对,梅一气之下离家出走,病困潦倒被困在一个小火车站上,我听说后马上托人带着钱和衣服赶到那个车站去接她回家,这边还得给公公婆婆做思想工作,把当年给我父母做工作用的那套理论和他们讲了,说明婚姻自由,家人只有提出参考意见的权力而没有干涉的权力,讲了那男孩虽然相貌有些丑陋,但人品不错为人正直,还会车钳铣刨和开车技术,梅跟他生活不会吃苦的,总算做通了公婆的思想工作,梅也名正言顺的把那个男孩子带回家来,现在她们生活的很幸福。

祥子的弟弟华十八岁就毕业于解放军高级军械学院,导弹专业,年纪轻轻很有造就和前途,一身戎装英俊潇洒,阳光的脸上总是透着一股锐气。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军区,到西安转车时被兵站的军代表看中,硬是留在了西安的导弹研制工厂。那一年他回家探亲把个小童童喜欢得要命,三玩两玩不小心把孩子的胳膊抻脱臼了,儿子疼得不敢动,睡觉时小胳膊就背在后面。我到处打听能扶正骨位的民间医人,还真的找到一位老太太,据说功夫十分了得,便抱着儿子到了她家。老太太一边拉着孩子的手逗他说话,一边手上暗下功夫,只听骨头轻轻一响,手到病除,儿子立刻就能自如的玩耍了,我第一次见识到这种神奇的民间功夫。

那时企业涨工资一次只调七、八块钱,有时是调半级,三块五角钱,但这点钱也是维持一家人生活的重要来源,因此对涨工资这种直接涉及到个人切身利益的事都虎视耽耽的。按我的功绩为厂里一次性验收通过计量二级升级,科长说好给我涨一级工资,可后来又不知把这个名额让给了谁,虽然我不是为这点钱和科长斗气,但应该给我的承诺没有兑现,便暗暗和科长较上了劲。该讲课也不讲了,该制图也不画了,象犟驴似的尥上了蹶子,恰好厂技工学校请我去代课,讲授化工仪表,即有代课费又轻松,我便兴高采烈地到学校代课去了。后来厂部又把我调到厂志办专门编写厂志,祥子也很支持我,就这样快活的过了一年。

晚上我们躺在床上,我会把这些年我一个人遇到的困难和经历的苦痛讲给他听。我提起给儿子断奶时的情景,儿子一岁多时因为贪恋奶水不吃任何食物,我担心他缺乏营养,决定给儿子断奶。别的女人到了孩子一两岁时奶水早就没有了,可我却仍是奶水充足,儿子每次吸吮时都象高压水枪一样的往外哧,无奈之下只好到医院打了回奶针,然后三天没有回家不敢见孩子。记得那天半夜,奶水胀得上半身直到肩膀整个硬得象块木板,疼得不敢碰,还发起了高烧,我歪歪斜斜走到厨房,趴在自来水管上喝了点凉水,第二天我同学看我几天没吃饭,让她妈妈给我包了饺子送来,可我一口也不敢吃,生怕吃了饺子还会增加奶水。没有吸奶器,就用手一点点挤出奶水,最后满地上都是亮晶晶的奶渍。就这样经历了三天三夜总算是回了奶。祥子一边听一边心疼的抚摸着我的手,信誓旦旦的说:“老婆,你放心,我一定好好待你,爱你一生!”望着眼前这个逐渐成熟的男人,我心里生出太多的感动。

为响应厂团委的号召,已婚青年必须采取节育措施,我这个团支部书记应该起个带头作用,便带头上了环。没想到身体承受不了这东西在腹中的存在,每次月经时一连多天血流不止,顺着腿忽忽向下流。检验科的工装全是白衣白裤白鞋,一旦出现这种情况,从上到下倾刻之间便红花一片直灌鞋中,时间一长,身体就吃不消了,造成严重的贫血和营养不良,同事们还给我起了个绰号叫做“印花厂厂长”。[未完待续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烟雨  2007年12月19日写于连云港


 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1)| 评论(9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