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蒙蒙的博客

展示真实的自我 描绘一片圣洁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轻风云淡简简单单 平静安祥, 喜欢归朴自然鸟语花香 溪流潺潺, 喜欢一杯清茶细品茗香 郁静透明, 喜欢幽幽琴声袅袅余音 心静如水, 喜欢诗文书香陶冶情操 内外兼修, 喜欢清淡素雅幽静心灵 简单柔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父亲的回忆录(抗日战争3)  

2009-03-31 06:44:55|  分类: 峥嵘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楔子:六十多年前那场空前惨烈、艰苦卓绝的反抗日本法西斯侵略的战争,是中华民族彪炳史册的光辉一页。回顾抗日战争的峥嵘岁月,是那些老一辈革命者用血肉之躯筑起了拱卫祖国大地的新的长城。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英雄丰碑上,永远镌刻着他们用青春和热血铸就的光辉业绩。回顾过去的历史,品读父亲的回忆录,我更加珍视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,更加爱戴生我养我、把我培育成人的父亲。当年年仅十五岁的父亲,在抗战的硝烟中参加了革命,从此戎马一生,浴血奋战,从一名普通的小战士,成长为一位令人敬佩的高级领导干部,二OOO年秋,父亲因患肝硬化导致的胃部大出血,经抢救无效于世长辞,享年七十七岁。父亲无怨无悔地走完了六十二年光辉的革命旅程,为纪念敬爱的父亲,特转载父亲有关抗日战争时期的部分回忆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父亲的回忆录(抗日战争3)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

三、第一次参加战斗

参军后的第二天,鸡还没叫,天上还挂着点点繁星。值班的一排长张秋云就吹哨子叫起床,并通知各班到伙房打饭。班长再三叮咛我要吃饱,说今天要行军执行任务。二两一个馒头我一气吃了四个,饭后开始发武器,发给和我同一天当兵的马长山一支捷克式,我心里盘算着,也少不了有我那一份儿,可是发给我的是一把锯子和一把斧子。我一看,脸儿就拉了下来,满肚子的不高兴。我心想,这简直是小看人啊!我要是想当木匠,也不到你这里来了。班长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思,他对我说:“小王,你可别瞧不起这两件‘武器’啊!早晚有它发挥作用的时候!”同班的会唱京戏的郑福连笑着打趣我:“伙计,等你长得和我一般高时,也发给你一支,别着急!”说完还拿着架式,捋着“胡子”比比划划的唱了一段自个儿编的京剧:大板斧,真厉害,专砍日本人的天灵盖,哩根郎根儿郎……把全班人逗得一阵哄笑,可是我认为这纯粹是对我的嘲笑,差一点没有哭出声来。

随后,全营都集合在昨天二连出操的大操场上,听营教导员的政治动员。教导员是江西人,说话一句也听不懂,我满肚子的委曲还没有消,只管坐在地上生气,他讲了些什么,一句话也没听进去,总觉得这个兵当得真窝囊!

队伍出发了时天也亮蒙蒙了。我发现这是沿着从宁津县至连镇火车站的公路向西行进,这条路正好打从我们村后经过。说话间就来到了我们老家王铎庄,全村的老百姓男女老少都站在路边看热闹,一边看,一边指指划划地说着什么,这下子可把我吓坏了,因为全村的大人孩子没有不认识我的,假如把我认出来,把我母亲非把我拖回家去不可。再者说了,同志们如果知道我是王铎庄的,岂不会说我向指导员撒了谎吗?于是我急中生智,我向班长报告:“班长,我要解大手!”班长说:“快去快回!”我把帽沿儿使劲往下一位,把耳朵眼睛全遮起来,背着锯子、斧子撒腿就向前进的方向跑去,只听见背后一帮孩子冲着我乱喊叫起来:“快来看啊,小库、小库!我心急如火,一气儿跑了一里多地,在谷子地里假装解手蹲了一会儿,我们班也上来了。(后来全国解放后,我回家探亲,叔伯大爷笑着对我说:那年你们部队从咱村后过,你娘就知道了,一直追了你二里多路,哭得一天没吃饭,连你西院的二姑姑也哭肿了眼,现在可不同了,革命胜利了,你娘的思想也进步了,她还是村里组织农业社的积极分子哩!这些都是革命胜利后的话。)

 天近黄昏,队伍便在一个村子里停下来,炊事员埋锅造饭,准备干粮。各班各排传达上级布置的战斗任务:今天晚上的任务是破袭战,攻打津浦铁路线上被日寇占领的连镇火车站,破坏敌人的后方交通线,打乱他们的运输计划。我们二排的任务是拆卸铁轨,砍倒铁路两边的电线杆,捣毁敌人的通讯线路。

很多年青人问过我:打仗的时候你害怕吗?这也难怪,因为人人都知道打仗是要流血牺牲、付出生命的,一些人都是在电影上看过打仗:只见盒子枪一举,高喊着:同志们冲啊!杀呀!那是一种艺术享受,而根本体会不到打仗时是一种什么心情。我亲身经历的第一次战斗打响的时候,根本不知道害怕是怎么一回事,只听得枪声、炮声响成一团,比春节放爆竹可热闹多了,子弹划破长空在头顶嘶嘶的掠过,火光与硝烟遮天蔽日,战斗越激烈,就越觉得过瘾。我们昆山营算是老八路,爆破铁路炸毁桥梁那是手到擒来的事。我们二排进入执行任务的地段,张三跟我来借锯,李四跟我来斧子,好几个同志喊着我的名字。真想不到,我的手中的锯和斧子真成吃香的有力武器。这两件宝贝,是班长发给我的,所有权得归我,不论谁来问我借,我都得嘱咐一句:别给我弄丢了啊!

我们排分工的地段铁路两旁电线杆全部砍倒了,我没办法去收拾那些铜线,真后悔班长没有多发给我一把老虎钳子,不然的话,我就木匠铁匠一齐当了。可没有钳子,铜线无法切断,我在家时当过半年铁匠,我知道:无论是铁丝,铜丝,只要用两只手掐住它的一段,在两只手中间一个焦点上迅速地来回扭动,当这个焦点处发热烫手时,它就断开了。我就用这个办法,收集了大约四十来斤铜钱,把它们盘成一个圆圈挎在肩膀上,这就是我的战利品,也是我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收获。最后,全排一齐动手,把所有砍断了的电线杆统统堆在一起,放上一把冲天大火,全营就撤出了战斗。

班长清点人数和胜利品时,才发现少了一个战士马长山,有的人猜测他是牺牲了。在我们返回宁津的路上,马长山从一个小松树林里钻出来,他羞愧地对班长说:“枪一响,我懵得找不到你们了,只好在半路上等着你们,知道你们非从这里回来不可。”班长望着他摇头说:“你白长了这么一个大个子,你和王见喜是同一天当兵的,你看看人家多么英勇顽强?从那以后,同志们就给他取了个外号,叫“半路上”。回到县城以后,白连长到各班巡视,全班的同志都说:“这王见喜真行,打仗不怕死!白连长摸着我的头夸奖我:好小伙子,要好好干!我第一次受到连长的赞扬,头脑里打得烙印特别深,我下定决心要在部队好好的干下去。

这次战斗结束,部队整休了几天,就开始了军政文化学习。一天上午,全连都坐在小松林里,听指导员讲政治课,题目是“八路军是哪里来的”,开讲前首先提问,点了好几个人回答问题,有的答的不全,有的干脆说不知道,我就担心问到我头上,就把头低下使劲儿地往大个子身后躲。说也凑巧,张指导员偏偏把我叫起来说:“来个王见喜,你回答一哈嘛!”迫不得已我站起来,不加思索地说:“那还用问吗?八路军是从山西开过来的!”我话音未落,全连人都哈哈大笑起来,把我闹了个大红脸。有个同志说:“我们都是山东人,不知道山西在哪个地方!”全连人又是一阵哄笑。指导员说:“莫要开玩笑噻!来是一个新兵儿,是个娃儿,说错罗莫得啥子关系得!”紧接着他就开讲了,指导员说:“我们现在的八路军,就是从前的中国工农红军,红军干了十年的土地革命,狠狠地打击了中国地主、资产阶级的总代表蒋介石,现在日本帝国主义打进来啰,中华民族面临着亡国的危险,共产党的主张是,在这国难当头的关头,全国人民应当不分阶级和党派、种族,都团结起来结成广泛巩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,实现第二次国共合作,共同对敌。经过国共两党谈判的协议,所以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,开赴敌人的后方打击日寇,老百姓都亲切地称我们是八路军,这就是八路军的由来,你们等不等?”

指导员讲完了,我也明白了,今天讲得是革命历史传统课。我觉得他讲课的方式特别好,讲课之前先提问大家,给听课的战士留下一个思索的机会,然后再正面展开,这样可以在思想上打上很深的烙印。不过从这以后,不少同志见到我都问:“你什么时候从山西开过来的?!”搞得我十分尴尬,好一个磨不开面!(未完待续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父亲的回忆录(抗日战争3)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---烟雨  2009年3月31日整理于《父亲的回忆录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1)| 评论(14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