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蒙蒙的博客

展示真实的自我 描绘一片圣洁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轻风云淡简简单单 平静安祥, 喜欢归朴自然鸟语花香 溪流潺潺, 喜欢一杯清茶细品茗香 郁静透明, 喜欢幽幽琴声袅袅余音 心静如水, 喜欢诗文书香陶冶情操 内外兼修, 喜欢清淡素雅幽静心灵 简单柔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父亲的回忆录(抗日战争13)  

2009-04-13 09:36:14|  分类: 峥嵘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楔子:六十多年前那场空前惨烈、艰苦卓绝的反抗日本法西斯侵略的战争,是中华民族彪炳史册的光辉一页。回顾抗日战争的峥嵘岁月,是那些老一辈革命者用血肉之躯筑起了拱卫祖国大地的新的长城。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英雄丰碑上,永远镌刻着他们用青春和热血铸就的光辉业绩。回顾过去的历史,品读父亲的回忆录,我更加珍视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,更加爱戴生我养我、把我培育成人的父亲。当年年仅十五岁的父亲,在抗战的硝烟中参加了革命,从此戎马一生,浴血奋战,从一名普通的小战士,成长为一位令人敬佩的高级领导干部,二OOO年秋,父亲因患肝硬化导致的胃部大出血,经抢救无效于世长辞,他无怨无悔地走完了六十二年光辉的革命旅程。为纪念敬爱的父亲,在一年一度的清明节来临之际,特转载父亲有关抗日战争时期的部分回忆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2009年4月13日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

十三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

 我们的临沭独立营,原本是由临沂、临沭两县的民兵组成的区中队逐渐扩大、增编为临沭的县大队,后又改编成为独立营的,到一九四五年的夏天,已经扩建为独立团了。在定名为独立营的时候,所属有四个连队。我二连的青年人占多数,定名为独立营的“青年连”,连里又设一个“青年班”。而四连的绝大多数同志都是回民,被称为马本斋的“回民支队”。独立营的战士90%是临沭地区的农民子弟,因此对本地区的山川、河流及村落特别熟悉,行军作战用不着寻找向导指引路线,部队不论转移到哪个村庄,都有本营的军人家属,是一支名符其实的人民子弟兵。部队扩建后,从115师和山东纵队的主力部队中,调进了一大批排、连、营、团干部,以加强部队的建设。我们的营长陈士发,是经过长征的老红军;政治委员开始是一九三八年山东纵队特务团二连的文化教员雷鸣玉,后来就是我的老指导员,胶东人徐锦波;一九四四年就是铁瑛。铁瑛同志在全国解放后任南京军区军事法院的院长,后来任浙江省委第一书记。

我营的一、二、三连,在战斗方面各有自己的特长:三连善于进攻;一连善于防御;我们二连则是擅长偷袭。战士们的两条腿,一夜可跑七、八十里,远距离奔袭战,真是神不知鬼不觉,常常出乎于敌人的预料之外,专打敌人个措手不及,要想捕捉哪个汉奸坏蛋,自是手到擒来,常常是在不发一枪一弹的情况下,就把敌人从睡梦中抓起来了,把他们的“乌龟壳”烧掉。

什么叫“乌龟壳”呢?乌龟是一种水陆两栖动物,人们也把它叫做“王八”,如果把人叫做王八那就是骂人的话,乌龟壳就是乌龟背上的那层坚硬的甲壳。乌龟在水中遇到敌人时,就把头尾和四肢全缩进这层硬壳里去,谁也不容易伤害到它。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国民党军队和抗日战争时期的日本鬼子,他们都欺负我军没有重火炮,所以他们就修筑砖石结构的碉堡来保护自己、封锁我军,我们也就把敌人的碉堡叫做乌龟壳了。红军战士唱的歌子里就有“专打敌人的乌龟壳”这个词。

在战争年代,一个队要是打几次败仗,遭受某些损失,尽管你大讲“胜败乃兵家之常事”,部队的情绪还是要受到影响的。相反,如果连打几次胜仗,干部战士都会产生骄傲情绪。部队往往是在胜胜败败的过程中不断总结经验,提高自己,这就是战争这种事物发展变化的客观规律。总是打胜仗,或者总是打败仗的事是根本没有的。只能从胜败的经验教训中不断前进,打了胜仗要防止骄傲,因为骄兵必败,打了败仗要防止气馁,总结失败的教训以便今后更好的作战。关于整个战争的胜败,那是由战争的性质、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、战略战术的正确与否来决定。我在这里记叙了一次真实的战斗。

一九四四年的春节前夕,我营的一、三、四连驻扎在沭河两岸进行整训,指派我们二连在沭河、沂河两岸之间的游击区域开展游击活动,主要任务是铲除敌伪政权,打击他们的抢粮、征款和蚕食活动。我们昼行夜出,袭击埋伏,搅得敌人坐卧不安。每逢太阳落山,那就是我们的天下,我们南走北转,自由驰骋,是一支天不管地不怕的小小游击队,而日伪军则偎缩在乌龟壳里寸步难行。

有一天,我们接到民兵的报告,说日伪军又在沂河东岸的姜家屯安下了一个据点,里边驻守了一百多伪军,有六十多条好枪,因为据点刚刚修建,围墙不高,又没有来得及敷设鹿架,他们盼望我连趁他们立足未稳的时机,赶快把这个钉子拔掉。我和连长戴高明一核计,认为这又是一块肥肉,现在不吃更待何时?我们两人商量妥后,就争求跟随我们连活动的营部政治干事廉道同志的意见。他说:“你们写封信,把情况向营长政委报告,听听营首长的意见再说”。因为老廉是营部派驻我连的代表,他的职务类似团政治处主任,因此我们就按他的意见给营部写了封信,派人送去,当天就得到了回复,信上写道:

廉道同志并转戴连长,陈指导员周知:

关于攻击姜家屯的问题,希望你们进一步侦察了解,全面彻底地掌握敌情,并做好攻击战器材的准备工作。一旦认为条件成熟,迅速报告,我们也好带一、三两连给你们打援,再开始行动。总之在情况不明、准备不足的条件下千万不可轻举妄动!切切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此致  敬礼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士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铁    瑛      年  月  日

事后的实践证明,这个指示是正确的,可是对于我们当时的心情来说,犹如头上泼了一盆凉水。我和连长的看法是一致的:我们要接受攻击常庄据点的教训,头一天晚上我们把敌人的外围工事都扫清了,只等着抓俘虏的时候,却让一连把我们替换下来休息,结果,好武器大部分被一连缴获了。这一回,这块肥肉我们要独吞,明天正好是腊月二十三,我们要送这个“灶王爷”上西天,打个大胜仗好过年。

开始廉道同志不同意这样做,但也经不住我们两个人使劲的撺掇,又把敌情说得那样简单,把胜利的希望看成是“探囊取物,唾手可得”,最后他不但同意,而且还说:“他娘那个娘来,一不做,二不休,扳倒了葫芦撒了油,反正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优柔寡断不是军事家的风度,干就干吧!出了事我给你们担担子!”

为攻打这个据点,我们仅做了一天的准备,攻击器材只制做了一架云梯,原估计只要竖上梯子,就能进去捉活敌人的。另外从区政府动员了五百多民兵,计划让他们全部埋伏在沂河桥头担任警戒,在一般情况下,估计我们在夜间攻击,临沂的日军是不会出动的,不等天明任务已经完成了,因此调动民兵的目的也只是让他们进行一次实地演习,给主攻部队助助威,十有八九是用不着他们参战的。这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如意算盘,这种轻敌的思想也传染了全连战士,没等开打,各班就计划着打了胜仗后怎么调整枪支,要把陈旧的武器都淘汰下来,把敌人的牛肉罐头、大米都拉回来过一个肥年。

天已黑下来,部队按原定计划行动,把敌人据点包围起来一观察,情况不妙,原说敌人还没来得及敷设鹿柴,那是不准确的。退一步说假如我们事先准备了炸药包,这个问题也好解决,放上一包也炸开了。可现在呢,只好忍着伤亡,栓上绳子用人工去拉,把梯子架上墙头,登城的时候却断成了两半截。这样,扑腾了一个晚上,所有的招数使尽了,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,只好撤出战斗,你说这场战斗窝囊不窝囊,这大概就叫做“乐极生悲”吧!

当我们撤退走到半路上,天已大亮。这时营长、政委也带领着一、三连心急火燎的赶来,对面相遇,我和连长走上去向他们两人敬了个礼,就看见营长气得脸上发紫,瞪着眼珠子一句话也不说。还是政委斜了我们一眼:“仗打得怎么样啊?”我无可奈何地汇报说:“牺牲了一个,有七个挂彩的……,不过都是轻伤,住几天医院就能好。”我的话还没说完,营长就气得跳起来骂道:“娘卖皮,你们翘尾巴,你们骄傲!你们不听指挥!你们自作主张!你们被胜利冲昏头脑!我要撤你们俩的职……!”政委说:“我一听到你们这里的枪炮声,就知道你们两个半吊子出了事了!”原先说“好出了事给我们担担子”的廉道同志,现在也光剩下坐在地上掉眼泪的份了!

常言道,车到山前必有路,真是无巧不成书。这时,营部侦察员老钟前来报告敌情,给我们解了围。他报告说:临沂城的日军一个小队,赶着老牛车,在河西梁家洼抢老百姓的过年货,村里的老百姓全跑光了,只有武工队的十来个人在跟他们兜圈子。老钟报告完了,营长政委商量了一下,便命令说:你们两个二半吊子不是本事大吗?快带着你们的人,过河去把敌人赶走,把敌人抢走的东西全夺回来!

我们两人象得了大赦令似的兴奋。经过简单的研究,连长带着两个排,我带一个排,民兵各分二分之一,他正面进攻,我迂回包围。淌着薄冰过河,登上西岸,先朝敌方打了两炮,立即冲啊杀呀的发起了冲锋。五、六百人,黑压压的一片,潮水般地向敌人涌去!日本鬼子见我们来势汹猛,朝我们胡乱打了一阵机枪便抱头鼠窜,逃回临沂去了。这一小时的战斗,赶走了敌人,保护了群众的利益,缴获了几支步枪,抓了几个汉奸兵,这才算将功折罪,营长脸上也有了笑容,不然的话,非做检讨、受处分不可!战斗结束了,我们的肚子也都咕咕叫起来,便回到河东埋锅造饭。事后总结经验教训,没成功的原因就是两条:情况不明,轻敌骄傲。政委教训我们说:“你们二位就象三国演义上的小马谡,违了诸葛亮的将令,失了街亭!”。(原文有删改,未完待续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年4月13日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---  烟雨  2009年4月13日  整理于《父亲的回忆录》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0)| 评论(10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