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蒙蒙的博客

展示真实的自我 描绘一片圣洁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轻风云淡简简单单 平静安祥, 喜欢归朴自然鸟语花香 溪流潺潺, 喜欢一杯清茶细品茗香 郁静透明, 喜欢幽幽琴声袅袅余音 心静如水, 喜欢诗文书香陶冶情操 内外兼修, 喜欢清淡素雅幽静心灵 简单柔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说“吃”  

2010-02-09 08:23:17|  分类: 百味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说 “吃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作者:烟雨蒙蒙

 

    说“吃”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 说“吃”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说“吃”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说“吃”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说“吃”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

古人有训:人生在世,吃穿二字。看来从古至今,人们对吃和穿都是极重视的,把这两件事放在首要地位来做,人不吃不能生存,人不穿就违背了文明和进步。“吃”与“穿”相比,“吃”又处于穿的前列,看来吃是根本的根本,所以国人对吃历来是相当讲究的,并极富创新精神,把吃当作一种文化来继承,所以才不论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水里游的,统统列入菜单。国人在吃的问题上胆量极大,什么没长毛的耗子,活蹦乱跳的猴子,蠕来爬去的蝇蛆,还有被视为毒虫的蝎子蜈蚣,更有甚者发展到吃“人”,把婴孩整个下锅煲了汤喝,想想都让人惊愕反胃。连云港有道名菜,主要原料是生长在豆子地里的大青虫,学名“豆丹”,那虫子生得三寸来长,姆指粗细,浑身葱绿,腰身上有暗白横条纹数道,用擀面杖顺着头部向后一擀,挤出青虫腹中的糊状物来做菜,看着都恶心就不用说吃了,可那些食客们却乌央乌央的吃得热火朝天。

我这人似乎是个特例,对吃一直要求不高,但食物一定要精致,且吃饭的环境要安静,要细嚼慢咽,以大米青菜为主。最好吃的是东北大米,香糯绵软,有筋道;青菜要烹调得清淡爽口,青是青,红是红的,不能乱掺合,最忌讳大杂烩、乱炝汤。乱掺合的那种,说的好听点,那叫“佛跳墙”,说得不好听就叫“和屎搅尿”的。母亲总批评我没有吃的本事,吃东西过于挑剔,吃得太精,营养不够,所以身体才不甚强壮,其实我自我感觉良好,至少我身轻如燕,精力充沛,头脑清醒,智商达标。经常看电视,记者到某长寿之乡采访,拐弯抹角地询问那些百岁老人的长寿密方,企图把长寿与环境、生态、低碳等因素扯到一起,得到的答复却极简单,一是勤劳,二是粗菜淡饭,我相信这两条才是长寿的真正密诀。

由于对吃不感兴趣,最厌烦吃请,凡是宴请和聚餐之类的活动极少参加。有时一听说某某领导宴请,立马找一百个理由逃之夭夭,到食堂打了饭菜找个避静处吃,总是被人寻了来,塞进小车,押送到领导面前,只得硬着头皮奉迎。坐在酒桌前,拘束得手脚无处放,要注意身份注意吃相注意举止,还要察言观色做出恭敬之态,想吃的那盘菜离我很远,不想吃的偏又放在我跟前,人家举杯我也赶紧跟着举杯,人家放下筷子我得赶紧陪着说话,连喝带吃加忽悠,一顿饭下来耗时费力,肚子却似饱非饱,往往在外面刚吃喝毕,回家进门就到处找零食吃,真是活受罪。我有一个朋友,从小家境贫寒,七、八岁时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,一家人吃不饱饭,经常饿得五迷三道的,后来落下一个病根儿,稍有饥饿感就咳嗽,所以他对吃是极认真负责的。吃相更是令人肃然起敬,甩开腮帮子,吃着碗里的,眼盯着盆里的,每顿必吃遍吃足吃干净才完事,我真羡慕他的食欲。我跟他相反,分餐制的食堂,每人一个餐盘,由食堂工作人员装饭菜,我总是嘱咐:少盛点、少盛点,可还是剩下一多半倒掉了,很可惜。

儿子上幼儿园时,老师规定不得剩饭剩菜。可儿子最讨厌吃肥肉,怕老师批评不敢丢弃,只好创造发明了“吞吃肥肉”的绝招。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,有一天他告诉我说,妈妈,我吃肥肉了!我好一顿夸奖儿子,鼓励说肥肉瘦肉都吃身体才健康,他小嘴一撇,笑说,我根本就不嚼,是硬吞下去的!让我在惊愕之余佩服儿子无奈的壮举。老公跟儿子正相反,他特别喜欢吃肥肉,常在菜盘里挑肥肉吃,他的吃法有特点,他把肉片挑出来咬掉肥肉部分,把剩下的瘦肉堆在我和儿子面前,我无数次“谴责”他,说这样在菜盘子里“精耕细作”,即不卫生,也不雅观,知道的明白那是爱我和儿子,不知道的看着不难受才怪,尤其来客人,必是不能这样做的。后来屡教后改正了就不提了。

我大哥在吃上也有个特殊的习惯,那是从他儿子出生后养成的。大哥的儿子属相是“鸡”,自打儿子出生之日起,大哥就断了吃鸡的念头,也许是把鸡当成最崇拜的图腾来景仰吧。我总在想,多亏大哥家其他成员没有属猪狗牛羊的,如果猪狗牛羊全成了图腾,大哥岂不是要挨饿了?大哥不吃鸡肉,二嫂又是回民,不吃猪肉,我们全家聚餐时,母亲总是很犯难,这鸡肉猪肉是最常食用的东西,这个不吃,那个不吃,吃点什么好?我是万万不可效仿大哥和二嫂的,因为我老公和儿子的属相恰巧分别属鸡和猪。

 都说吃啥补啥,肠子肚子心肝腰肺,好多人爱吃,我只吃肝,至于其它部位是断然不吃的。尤其是肠肚,一见那东西马上联想到里面的“内容”,顿时就有了怪怪的气味。还有,活的东西不吃。有一年朋友送来一盆泥鳅,每根有一尺来长,姆指根般粗,黝黑滚圆极活跃,吱吱咕咕叫个不停,用盐泡了好几天仍不死,壮着胆子放入油锅炸,泥鳅竟“咕咕”叫着窜起老高,吓得魂魄几乎出窍,哪里还敢吃它,做好后赶快送给邻家,邻家男孩吃得极香,说阿姨做的泥鳅真好吃,那是我第一次将活的生灵给“涂炭”了。连云港有一种鱼,叫做“沙咣鱼”,生长在靠近入海口的河水中,刺少肉鲜,营养丰富,只是生命力强盛,即便是宰杀几个时辰后也不死,有时看上去是死定了,一旦放入锅中,还蹦着打挺,也从我家的菜谱上删除了。

看看现在但凡是有点身份地位的人,个个吃得脑满肠肥,大肚子都跟妇人怀孕八月一样,吃肥了也罢,吃出一堆病来,什么高血脂,动脉硬化,脂肪肝,糖尿病,都这样了,还吃个不休,一天也离不开饭馆,这都是何苦呢?中国人还有个特性,总是把“吃”挂在嘴边,连在厕所里见了熟人也要礼节地问,吃了吗?相声里有个段子,嘲解得让人开心:吃嘛好,嘛好吃,好嘛吃,反正全是吃。我想,我可能这一生都做不成美食家了,在越来越多的由菜食转变为肉食的美食家眼里,我永远也跟不上形势。山珍海味,鱼翅燕窝,虽然味美,但都不在我产生食欲的范畴之列,也许这就是我做人的悲哀之处吧!

   说“吃”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   烟雨 2010年2月9日写于连云港

 

 

 

 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2)| 评论(16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