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蒙蒙的博客

展示真实的自我 描绘一片圣洁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轻风云淡简简单单 平静安祥, 喜欢归朴自然鸟语花香 溪流潺潺, 喜欢一杯清茶细品茗香 郁静透明, 喜欢幽幽琴声袅袅余音 心静如水, 喜欢诗文书香陶冶情操 内外兼修, 喜欢清淡素雅幽静心灵 简单柔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从战争走向和平(23)  

2010-01-09 08:23:16|  分类: 峥嵘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前言:继烟雨整理的关于父亲的回忆录 《抗日战争》发表后,不少朋友热切地期望我推出回忆录的解放战争部分。父亲的这部分回忆录跨度很大,烟雨把这部分文稿命名为《从战争走向和平》。文字记述了一位戎马生涯一生的老革命战士,从解放战争到和平年代的每一个重要历史时期的历程,道出了父亲从始至终对党、对人民、对革命事业的忠诚及热情 ,许多鲜为人知的事件,完全真实地反映了那个时期的本来面貌,发人深思,值得回味。为了力求原始与质朴 ,在文字处理方面,烟雨尊重并沿用父亲本人的习惯语气,没有过多的情节渲染,我认为这是一部革命历史有意义的教育题材,也是对一段共和国历史的真实再现。于父亲逝世九周年之际发表这些文字,以表深切的怀念之情!

        从战争走向和平(22)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兵团佚事(三)

参谋长吴宪义,人送外号“吴大舌头”。他喜欢指挥人们唱歌,他打拍子,大家都瞪着眼,噘着嘴不开口,是都讨厌他骂人。他到了兴凯湖的三十四团,在群众大会上公开的骂:你们这个地方是庙小神通大,水浅王八多!到了三十七团又骂:你们都是张宗昌,你们都是吴佩孚、段其瑞!活象是《沙家浜》里的土匪头子胡传奎一样,污秽之言,不堪入耳。他在三十六团住院,指控护士高淑惠要陷害他这位解放军,逼得高淑惠自杀,临死还挂上了“反革命”的牌子,装了棺材不封盖,任凭野狗分尸,抛下两个孩子无人管,是一桩惨案。不久他就荣升了一师师长,老百姓有冤无处伸。经常骂人训人的还有三十九团团长张锦秀,四十团团长王臣。

三十四团团长许维臣,活象一头毛驴子,一弄就尥蹶子满脸凶象,蛮不讲理。团部放电影,时间到了军人还没到齐,放映员按时开放,他跳起来便喊:不能放!放映员生气,人来齐了也不放。他又跳起来说:为什么还不放?放映员说:不是你下命令不让放吗?他骂道:他娘的!我说不放你就不放吗?有一次在轮训队,我们俩为“问题发生在下边而根子是在上头”这句话产生分歧,他也想对我耍威风,被我撞了他几句,俩人吵了起来,后来他嘴上向我道欠,心里却记恨于我。在他当了副师长后,到处含沙射影说我的坏话,他说:资格老有什么用?井岗山上的骡子还驼炮弹呢!有人把这话传给了我,我找到了师副政委韩东升,我说:麻烦你给许维臣捎个口信,他再要污辱人,可别怪我打他的嘴巴子,我才不尿他那一份儿呢!诸如此类,使人愤愤不平,我们又好象回到异民族统治的元朝时代,任人统治宰割。

这种张口骂人的野蛮作风,大概是上行下效吧,因为兵团司令员颜文斌就好骂人,但好歹他骂人有个特点,他骂当兵的不骂老百姓。他有时也会发火,但是农场的干部职工都能理解他,因为他懂军事不懂农业,着急上火完全是出于一片好心,最大的一点是他不整人,所以人们对他没有什么恶感,是唯一使人想念的好人。

从部队调来的现役干部中有不少的人不给解放军增添光彩,净往人民军队脸上抹黑,这些人对上山下乡的女知识青年特别感兴趣。凡向师团机关调女工作人员,必得有几分姿色。四十四团机关就有“八美图”之称。不少的人因奸污女知青引起公愤而被判罪。如四师三十五团团长邓克文,裴德医院政委刘荣,四十四团副团长李元虎,参谋长程汉太,宣传股长张松年,师部科长牛跃忠,轮训队副队长王成山。其中的多数人在师拘留所里关押了一年多,三十七团政委阮书文,是个先天性轻度免唇,整天戴着个白口罩,坐着小车,载着个女青年东走西串,群众反映很大,只是没有按在床上,个别谈谈话不了了之。三十五团一个参谋长,临到兵团撤消时还被场长,书记张殿义、孙荣田堵截在办公室里,抓了个现行。十六团的团长、参谋长黄、李二人奸污女青年案,通报到了国务院而被枪毙。兵团司令部参谋长因为此类行为在兵团站不住脚而滚蛋大吉。总之凡有军人的大小单位,就有这等丑恶事件发生,名扬四海。黑龙江省甘南县枪毙奸污犯开大会时,兵团各单位派人参加受教育,四十四团程汉太就是从甘南回来,当天晚上干坏事而被人抓住的,群众把这种人誉为“甘南病患者”,发病原因是他们的脑子里有一种病毒性特异细胞,每一看到异性便眼睛传神,两手颤抖,骨软筋麻,精神萌动,吃药打针都无济于事,只有蹲进“板房”才能制服得住。

 这些人犯此等错误的原因很多,其中一条是他们在兵团处于优越的特殊地位,头顶红星,肩抗红旗,有职有权,高人一等,说了算数,他们盗用了青年人对解放军的羡慕热爱之心而行私舞弊。这里边也有些女青年为了达到参军、入党、提干、返城的种种目的,有求于人才主动的围拢上来,个别的女性故意“东施效颦”扭扭昵昵,大卖其骚情,主动投怀送抱,也是“同性相斥异性相吸”的规律在起作用,见面三分情,受恭维的那些人包藏祸心,见色而动,就以满足她们的要求为手段,进行欺骗拉拢,活象潘金莲和西门庆,狼狈为奸,问题就发生了。

在任何地方,任何一个单位,不讲道德,不顾社会舆论的谴责,违法乱纪而犯错误的人总归是少数,但是由于他们是受人尊敬的人民军队的一员,因而人们就容易把这些坏人和解放军联系起来看,这样,农场群众对现役军人的不满情绪和批评也就产生了,使很多好同志也跟着背黑锅。

问题已经发生了,做为兵团领导人就应当面对现实,而实事求是地做出解释,对犯错误的人进行正确处理,不能闻过则怒处处掩饰。可是四十四团党委委员也不让知道,越是办得机密越是有人打听:咦,为什么把一个女青年叫到团部边写材料边掉眼泪呢?结果成了人人皆知的事。对于人民群众的正义的批评指责,使领导人大为光火,甚至认为这是有人幸灾乐祸,故意往解放军脸上抹灰。兵团政治部段主任,四师副政委王琪,用同一个腔调在大会上反驳说:象这类事情,我们现役军人有,你们非现役干部中也有!划清了一条“你们”和“我们”的界限,看来军民并不是一家人。分析一下这种论点,是不是在说:允许你老百姓干,就得允许我们干,或者说咱们都彼此彼此,谁也别说谁,丑不丑一货手,水平之高,可见一斑,实际上是弄巧成拙、欲盖弥彰了。你让他举出原农场分场以上干部有几个犯这种错误的,他又找不出来,如果这种论点能成立,那么人民群众中有这类事,共产党员,革命军人这种事也可以原谅了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      从战争走向和平(22)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 从战争走向和平(22)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      2010年1月 整理于父亲的回忆录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9)| 评论(8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