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蒙蒙的博客

展示真实的自我 描绘一片圣洁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轻风云淡简简单单 平静安祥, 喜欢归朴自然鸟语花香 溪流潺潺, 喜欢一杯清茶细品茗香 郁静透明, 喜欢幽幽琴声袅袅余音 心静如水, 喜欢诗文书香陶冶情操 内外兼修, 喜欢清淡素雅幽静心灵 简单柔美。

闲侃家事  

2010-01-28 07:44:55|  分类: 百味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闲侃家事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

和朋友聊天,说起我侄子小时候的趣事。

    侄子小时候生得胖乎乎粉团似的,小鼻子小眼儿小嘴,和两只大耳朵搭配在一起,绝顶的可爱。屁大一点,就喜欢绷着脸,不苟言笑,很有大将风度。我从篱笆上摘下一朵牵牛花,别在他耳朵上,逗他,他就扬着脸儿咧着嘴儿眯着眼儿呼哧呼哧地装笑,那小模样简直希罕死人不偿命,全家人都把他当成了眼珠子。

    侄子什么都好,但有个“毛病”,那就是每逢吃饭,必得“出恭”,而且出恭的地点必是餐桌下面。可能是食物的香气刺激到大肠末梢某一根经络造成的吧,具体原因不得而知。爷爷疼孙子,采取了默许的态度,奶奶更是气量大,她宣称“小孩子拉屎不臭”。家中的权威人士都没啥说的,咱也就别保留意见了。

    为了不影响侄子的正常“运作”,大家每每忍着异味用餐。可我无论如何也享受不了“进”和“出”并行的用餐方式,只好端着饭碗到别处吃去。侄子没有因我的退席而影响情绪,认真而严肃地蹲在桌下,边数着大人们的腿,边用劲儿制造着他的“副产品”,直到他办完事,钻出桌子。

    嫂子给儿子擦屁股,收拾秽物,净手毕,将儿子抱入席开始喂饭。侄子吃饭的方式比较特别,喜欢象新疆人那样,吃“手抓饭”。其具体操作是这样的:先把饭、菜、汤全部掺合到一起,再用勺子、筷子一顿乱搅和,然后分别用几只碗或杯子来回折来折去,间或下手又抓又捏,待搅和得差不多看不出饭菜的本来面目后,方才开吃。

    侄子几乎吃每顿饭都得剩下多半碗,为什么呢?饭菜搁在一块那么一搅和,自然就澎涨了,肯定就吃不完了。嫂子的伟大这时就显现出来了,她一点不在乎儿子搅和的这碗糊状物,稀里胡噜,几口便喝将进肚。她的“壮举”常常把我看得目瞪口呆,刚吃下去的饭,顿时在胃里四海翻腾云水怒,大脑一阵弦晕,总感觉刚才吃下去的东西呈土黄色,那味道古怪得无法形容,实在可惜了那一桌丰盛的饭菜了。

    等我有了儿子以后,心想,我也许能变得和嫂子一样,不在乎儿子的剩饭,也能把它稀里胡噜地吃下去,而且还能吃得倍儿香。可事情并不象我所期待的那样,曾经多次试验也未能成功,最后只好作罢,把打扫儿子剩饭的“光荣使命”,委托给了爱人。后来,我在母亲那寻到根源,母亲说这是她的遗传,因为她也不吃别人的剩饭。

    从那时开始,爱人就开始吃儿子的剩饭。对了,偶尔还包括我的。因为我不光不吃别人的剩饭,自己还经常剩饭,凡是感觉已经吃饱了,哪怕还剩一口也不再吃了。爱人吃剩饭的样子很潇洒,他把我和儿子的剩饭合到一起,倒入菜汤一拌,三口两口就吃下去了,你根本看不出他是在吃剩饭,俨然象吃满汉全席一般,那么自然和酣畅,这让我大大的敬佩!

    好多年后的一天,我突然想起这个问题,问他,吃我们的剩饭时,是啥感觉?他说:这可是福根儿啊,我不嫌乎你们!看我一脸的狐疑,他又加了一句:因为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嘛!这时我才明白,嫂子吃儿子的剩饭和爱人吃我们的剩饭都是一个道理,很深刻也很简单,深刻得可以让你感动唏嘘,简单得可以用一个字来诠释,那就是:爱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闲侃家事 - 烟雨蒙蒙 - 烟雨蒙蒙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---   烟雨  2010年1月28日写于连云港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9)| 评论(133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