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蒙蒙的博客

展示真实的自我 描绘一片圣洁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轻风云淡简简单单 平静安祥, 喜欢归朴自然鸟语花香 溪流潺潺, 喜欢一杯清茶细品茗香 郁静透明, 喜欢幽幽琴声袅袅余音 心静如水, 喜欢诗文书香陶冶情操 内外兼修, 喜欢清淡素雅幽静心灵 简单柔美。

GACHA精选

狗眼看世界之八:老项其人  

2011-03-13 05:57:25|  分类: 故事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狗眼看世界之八:老项其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作者:烟雨蒙蒙 

        我跟老项一家人生活了几个月,感觉老项为人忠厚本份,性格温和,对老婆雨欣尤其唯命是从,属于大错不犯,小错不断的人。雨欣对老项要求挺高,在生活上应该是模范丈夫,事事处处为家人考虑,做到工资奖金全交,剩菜剩饭全吃,脏活累活全干,对待生活的态度也要端正;工作上拿得起放得下,技术上要过硬,收入要丰厚,这才算是男人,至少对得起这三十多年的工龄,以及大学的学历和高级工程师的资历。 然而事与愿为,人不可能十全十美,做为普通人的老项也是如此。雨欣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叫做:当年我怎么就瞎了眼,找你这么个窝囊废!后面会说到原由的。

        老项,对,也是晓东,他跟雨欣是高中的同班同学,毕业后又分配到同一个单位,两人在一个办公室里工作,日久生情,便谈起恋爱来。雨欣家条件好得不一般,雨欣家跟晓东家相比那是天上地下之分。雨欣的父母都是部队的老干部,还担任着相当一级的领导职务,雨欣又是独女,自然在家里娇生惯养,金枝玉叶般的呵护长大,听说雨欣跟个穷小子谈恋爱,雨欣爸妈一百个不同意。有一次晓东来雨欣家玩,一坐就是半天不走,雨欣爸爸实在忍无可忍,拿起把铁锨要动手收拾晓东,大骂:你再来勾引我家雨欣,我打折你的狗腿!这可把晓东给吓得魂飞魄散,撒丫子就跑。事情就怕你情我愿啊,雨欣就是看上晓东人好,喜欢他那股憨厚劲儿,虽然有时近乎于有点傻,但雨欣走火入魔,就偏爱上了这个傻小子,九头牛也拉不回来。这桩事直闹腾了七、八年,最后还是成了。一九八二年,晓东和雨欣大学毕业后,终于结为百年之好。生米做成了熟饭,雨欣父母也无奈,慢慢也就接受了晓东。

       再说晓东大学本科毕业,分配到西北一家大型钢铁企业做管理工作。安顿好新婚妻子,便踏上了西北之程,这一别就是三年。后因夫妻两地生活,才调回东北。那时老项的儿子都快三岁了。好容易开始了幸福生活,而老项住惯了集体宿舍,眼里没活,家里油瓶子倒了都不知道扶,每天下班后迈着四方步晃悠着回家,就等着吃现成的,当了个“甩手掌柜”的,连孩子尿湿了裤子,也不知道给换一下。雨欣对此非常反感,夫妻俩人没少因为这些事拌嘴,甚至动过手,也许这就叫婚姻的“七年之痒”吧?我搞不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 老项调回来后,雨欣的身体已差到极点。你想啊,雨欣这么个文弱女子,自从结婚后就独自生活,后又承担着养育儿子的重任,能不累吗?儿子呢,从小体质不好,贫血,佝偻病,肠炎,三天不住院,两天早早的,医院的医生护士没一个不认识这小家伙的,都开玩笑逗他:刚刚,你又来送钱了?你妈妈开支了吗?瞧你身体弱的,怎么和你的名字“刚刚”相差这么远啊?雨欣白天上班,晚上回家又要照顾孩子,洗洗涮涮,直到半夜里才休息,加上营养不良,时间一长,雨欣劳累过度患上肺结核,那年代得这个病几乎就等于判了死刑,老项这会儿才知道心疼妻子,开始主动做些家务活,可是已经晚了,看着雨欣病势沉重,老项悔不该当初,一边尽心尽力服侍雨欣,一边学着做家事,心想,雨欣为这个家付出太多,我要不好好待她,怎么对得起雨欣!雨欣的病足足治了三年才见点好转,这是后话。

      老项是大学本科毕业,三十二岁就晋升为高级工程师,走南闯北,干过不少单位,接触过不少专业,见多识广,有一定的技术,象“万金油”一样到处都可以抹,自恃天下无敌,一般搞技术的都瞧不起,加上性格内向,不太善于言表,虽然努力工作,也解决了不少疑难问题,但少于和领导汇报交流,三十多年里几次被提拔,几次又掉链儿,最后还是原地踏步,工资也就两千来块,眼看着已五十出头了,还在企业一个部门做个小头儿。老项到是很满足现状,感觉生活、工作平平安安的挺好,没什么高枝可攀的愿望,每天下班上班,按部就班的过日子。

       雨欣在机关工作,收入是老项的好几倍,说话硬气,老项只好在家乖乖的听话,作小绵羊状。让他做什么,绝不多做一点,惰性极强。两眼空空,除非命令他做事,不然就坐在那看电视,他看电视的方式很特别,手握遥控器,不停地换台,一晚上下来晃得雨欣两眼发花,一个节目也没看到头,也不知道他到底想看什么。雨欣每让老项做什么事,都事先反复细致叮咛一遍,然后让老项复述一遍,才放心让他去办,就这样仍是丢三拉四,没有一件事让做得让雨欣满意。你让他买三个土豆,他呢,没有好的就买三个烂的回来,反正我完成“任务”了,气得雨欣直发晕。更让雨欣不满的是,老项学会了饮酒,每天都借口应酬在外面喝酒,喝得醉眼腥松才回家,然后大呼小叫的让雨欣给他端水倒茶,满嘴散发着酒气,连全身汗毛孔都挥发着酒臭。每睡到半夜,雨欣总是被这股难闻的酒臭熏得头疼欲裂,恶心得直想吐,实在没办法就满屋里喷香水,还是掩盖不了那股气味,雨欣很烦,最后便分室而居,当然,这事儿并不是两人分居的主要原因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(故事,未完待续)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5)| 评论(78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