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蒙蒙的博客

展示真实的自我 描绘一片圣洁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轻风云淡简简单单 平静安祥, 喜欢归朴自然鸟语花香 溪流潺潺, 喜欢一杯清茶细品茗香 郁静透明, 喜欢幽幽琴声袅袅余音 心静如水, 喜欢诗文书香陶冶情操 内外兼修, 喜欢清淡素雅幽静心灵 简单柔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狗眼看世界之十三:后院起火  

2011-03-18 07:30:50|  分类: 故事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
 


     狗眼看世界之十三:后院起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作者:烟雨蒙蒙 

 

        话说老项一路尽心尽力服侍二位老人,同妹妹一道将他们送到北京的妹妹家,安顿好,已感觉浑身疲惫。几天来从南到北,又从北到南,折腾了几千公里,心理承受着相当大的压力,出了钱也费了力,很想博得项老爷子的理解,然而似乎在他们父子之间隔着一重屏障,各人的想法不同,老项这人思想不那么复杂,考虑问题自然简单得多,他心想,让一切顺其自然吧,时间会消除一切的。

        雨欣打过电话来,说儿子十一放假回来了,儿子因工作忙,已经一年半没回家了,假期马上就要到了,儿子很想临走前见老爸一面。老项心急,看看老爸老妈暂时在北京妹妹家,不会有什么大问题,向妹妹妹夫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,从包里掏出一千元钱塞在母亲手里,说妈,我这只剩下这些钱,留给你吧,做零用钱,您多保重,便向众人辞行上了火车。

       老项终于回来了,儿子小刚的车票就是当天下午的,父子俩相见的时间只剩下五个小时。雨欣忙前忙后做饭,给小刚整理收拾东西,我开心得围着老项直跳高,尾巴摇得屁股直拧,使劲地用舌头舔着老项的手,那个亲热劲就别提了。老项抱起我,也是好一顿亲热,嘴里不停地念叨着:我的宝儿,旦旦真乖! 这半个月来很少见到老项的面,他总是行色匆匆的,这下子可好了。老项吃过饭,向雨欣讲起这次回老家接送父母的过程,心情有些压抑,对父母的将来有些担心,但这些只是隐隐的,似乎只是某种预感。他当然希望父母能象弟弟晓西夸口的那样,孝敬二位老人 ,让他们过个幸福的晚年。老项跟雨欣算了算帐,从年初照例给家里寄的三千元钱,到这次接父母到北京,又花销了五千多,总计八千多元。说花钱不要紧,关键是得让老人满意愉悦。雨欣心里不太舒服,说就你们家的事多,我长这么大从来没给家里寄过一分钱,你父母是父母,我父母就不是父母吗?这钱也不是从天上飘下来的,咱们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的,全成了给你家打工的了。老项理不壮,只好低三下四的请雨欣谅解,说他也不愿意这样啊,不是没办法么。

        好歹这件事总算安定下来,老项家的日子又逐渐恢复了平静。每天早晨照常带着我外出散步,照常上班下班,晚上回来有说有笑的,把所有的烦恼皆忘在脑后了。好景不长,老项的父母刚到北京才一个多月,妹妹晓南来电话了,说在北京租房子很贵的,加上每天吃喝的开销,还有老爸患的前列腺病,天天下身淋漓不净,需要买“尿不湿”做护垫,这些钱也得大哥出。老项不相信晓南会自己提出要钱的主张,一问才知道这又是弟弟晓西干的事,是他让晓南朝自己要钱,还说“不要白不要,你只管朝他要就是了”。老项此时对弟弟晓西很厌恶,没想到他会是这样一个人。但毕意父母在妹妹家,增加了不少负担是事实,还是和雨欣商量,再给妹妹家一些钱,雨欣心里不高兴,但还是同意了,把四千元钱打到了晓南的帐号上。这样一来二去,不到一年时间,单为老项父母的事就花了一万多,老项一家的承受能力快达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   再说老项父母到了北京,住在女儿租住的房子里,一家四口刚开始还算和睦。转眼就到了来年的三月,芳菲春天,到处鲜花盛开,看哪哪都是风景。老爷子有吃有喝,凡事不再操心,每天到公园里散步闲逛,偶尔还可以碰到几个熟人,北京大啊,一天逛一个地方也够老爷子逛些时日了,感觉挺新鲜。可老太太不行啊,她本来就是癔病患者,新来乍到,对环境相当陌生。突然家里人口多了,每天见女婿的面,本来就不喜欢他,尽管女婿十分小心殷勤,还是感觉心烦,便懒懒的整天睡在床上不愿意动弹,一段时间后终于犯了病:嘴里念念有词,直眉瞪眼的,不吃不喝,看到女婿李强就骂,有一次竟操起一把斧子追着要劈人家,把李强吓得不敢回家,心想这精神病人手下哪有个准儿,万一让老太太逮着,那就是个小命呜呼啊!街道居委会知道这事儿,也认为这是不安定因素,来家里“视察”过好几次。这李强打心里不想让老头儿老太太再在他家住下去了。他打电话给西安的二舅哥晓西,说你还是赶快来接走老头儿老太太吧,老太太在这里要杀人了!再说是你说的,先让老俩口先在我们这“过度”一下,现在已经“过度”了半年了,还想要过度到什么时候啊?!说话的语气很不客气。那边晓西自知理亏,十二分的不情愿,他撇下一句:等着吧,我去接!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   岂不知,晓西家为这事早已是后院起火了。自从晓西把接父母到西安的事告诉妻子玲莉,玲莉就大骂晓西耍两面派,没安好心,说我跟你生活了这么些年,怎么没看出你有这份孝心?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!?老头儿老太太来了往哪住?吃喝用度谁负担?生病住院谁照料?我还有父母哩,别想指着我来当替死鬼!如果不想过了咱就离!玲莉撇下这些话,一甩门,回了娘家,丢下晓西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,此时的他才完全“清醒”过来,他细一想,也是啊,原先我怎么没考虑这么复杂?也从未把这件事想得那严重,这老年人岁数越来越大,事情就越来越多,我能承当起这些责任吗?我费心费力自找包袱背着,又能从中得到多少好处呢?到此,晓西后悔莫及,他惹不起玲莉,又不想拆散这个温馨的家,想想这么些年,他一个外地人在西安生活工作,得到玲莉家多少惠顾,现在岂不是要让玲莉一家耻笑吗?唉,晓西的肠子都快悔青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  (故事,未完待续)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4)| 评论(7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