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蒙蒙的博客

展示真实的自我 描绘一片圣洁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轻风云淡简简单单 平静安祥, 喜欢归朴自然鸟语花香 溪流潺潺, 喜欢一杯清茶细品茗香 郁静透明, 喜欢幽幽琴声袅袅余音 心静如水, 喜欢诗文书香陶冶情操 内外兼修, 喜欢清淡素雅幽静心灵 简单柔美。

狗眼看世界之十七:利益驱动  

2011-03-22 06:08:30|  分类: 故事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
 

       狗眼看世界之十七:利益驱动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作者:烟雨蒙蒙 

 

        老项在离婚协议书上按上鲜红的手印时,内心也抑制不住伤感。他本是个头脑简单,但内心温和感性的男人,他从未把家庭矛盾看得特别重要,他总是认为自己和雨欣有三十多年的感情基础,完全有能力战胜一切风雨险阻,将爱的航船摇向幸福的彼岸。也根本用不着天天刻意去呵护和栽培,夫妻本是同林鸟,哪有那么些说道。因此,这几年他的确忽视了对雨欣的体贴。记得有一次夫妻争执时,雨欣就说过,她不需要多么优厚的生活条件,也不需要多么华丽的衣着,她求的就是丈夫一句温暖心腑的话,一点点爱意的表达,那就足够了。老项开始反省自己了:是啊,雨欣是个极能吃苦耐劳而又多才多艺的女人,有着一般女人所不能及的优良品质,有着一般女人所不能及的聪慧心智,她凭着柔弱的身躯,哺育大了孩子,亲手建起这个温馨的小家,里里外外一把手,把家管理得井井有条,拥有她才是真正的财富,我今生何求呢!也许正象人们所说的那样:一旦失去了才能体会到她的珍贵。

        雨欣何尝不是这样想?她不相信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”这句话,她一直在为自己爱的目标奋斗不止。随着时光的推移,当初对爱情的执着追求逐渐淡化,对老项的优点逐渐轻视,这只能说明自己被某种利益蒙蔽了双眼,无可抵挡地陷进了金钱的旋涡,我怎么也不该与那些浅薄的街道妇女一样落入俗套啊!老项人很善良本份,也很光明磊落,因此雨欣从不担心他在外面会“彩旗飘飘”。一个男人,在当下物欲横流的世道里能站稳的脚跟,做到常在河边走而不沾湿鞋,实在很不容易。人无完人,即使他有些小毛病也无伤大雅,允许犯错,更应该允许他修正错误,这才是正确的夫妻之道。如果老项夫妇能早些审视自己,检点自己的行为,我想,这场离婚争战就不会发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边老项夫妇的战役基本平息,而西安的晓西仍在继续他的战役。他多次给小刚打电话,拐弯抹角地打探他父母的经济状况,以便给他大哥制定一个他认为可行的讨钱“份额”。小刚很烦,把这事告诉了父亲,老项听了十分生气,告诉小刚,让他把叔叔的手机号码下到黑名单里,以后不要再接他的电话。刚关上手机,晓西的电话又打过来,还是那个意思:要钱。晓西说父亲感冒了,正在医院挂吊针,他又花了多少多少钱,大哥你看怎么办吧。老项气上加气,大声呵斥道:你疯了?你搞得我们全家不得安宁,闹得我和你嫂子离了婚,你还不够本吗?你的良心被狗吃了?你还算不算是人啊!以后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,到时候我会把钱打到你卡上的!

        那边项晓西得知大哥和嫂子离了婚,心里一沉,原本把希望寄托在嫂子的工资收入上,现在完了。唉,真是有“偷鸡不成蚀把米”的感觉。妻子玲莉恨恨地说,这事儿不能就这样算了,我们过不好,也不能让他们过好!这个外表看似美丽聪明的女人,也有着城市小市民极端市侩的心理,她给大伯子老项发了一条短信,夹枪带棒地辱骂了老项一通,从那时起,老项才真正认识到了这个女人的本来面目。为了钱,晓西一家人完全割裂了兄妹情份,让他们兄弟从此恩断义绝。现在看来,的确十分悲哀,钱的魅力在特定的情况下,变得如此荒诞而绝情。想想,在这种境况下,晓西能对他老父亲好吗?

       七月份,晓南上大学的女儿茹冰放暑假,来到西安看望姥爷姥姥,她是在项老爷子和项老太太身边长大的,对二老有很深的感情。当晚她住在晓西家的北屋里,半夜时听到对面房间乱轰轰的,仔细一听,是舅舅晓西在和舅妈吵架,晓西恨恨地说:等老头子死了,我就把老太太撅到大道上,没人管她!接着又听到舅舅的儿子一句冷冰冰的话:将来我宁可养活我姥姥姥爷,也不养活爷爷奶奶!茹冰听到这话心里骇然!早就听父母说起过舅舅晓西的为人以及他的种种行径,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狠毒,连自己的亲生父母也如此对待,简直令人难以置信,茹冰心里哀叹啊:上行下则效,这样的父母也只能培养出这样的后代!这个相貌俊朗的舅舅一家留给自己的印象,唯剩下一付付蛇蝎之相!天明之后,茹冰飞也似的离开了舅舅家。

         晓西为何这般恶毒,事出有因。原来项老爷子曾经告诉过晓西,国家有政策,要给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补贴一部分钱,估计得有十至十五万,晓西知道后很兴奋,算计着老爷子的财产:老爷子已年过花甲,还能活多少年,如果老爷子过世,这些钱不就都归他所有了吗。可后来反复一问父亲,才知道这钱至今还没有发到手,还是一张空头支票高高地挂在半空当中,而且母亲手中的那十万块钱存单,也牢牢地缝在一件棉衣里,从未说过要交给他保管,顿时心灰意冷,对父母比先前更加漫不经心。他借口有事,十天半月不来看望二老;不愿意听患癔病的母亲念念叨叨,很少和她讲话交流;凡父亲生病,就打发他在楼下一家个体诊所里开点药打几针,对付着稍有好转就算了,从未带他到西安的大医院彻底检查一下,项老爷子心事沉沉,病也越发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  二O一一年春节刚过,老爷子似乎有某种预感,想提前过八十大寿的生日。他把这事告诉儿子晓西,意思是希望他能为自己张罗一个隆重正式一点的生日宴会,可时至生日那天,也没见儿子有什么表示,只好自己蹒跚着脚步到市场买来酒菜,其间还被小偷偷去一百元钱,他没敢对老伴儿说,自己做好一顿极简单而又意义非同一般的饭菜,一盅一碗地摆在桌上。他站在小阳台上向远处眺望,希望儿子儿媳能来参加他的生日,可等来等去还是以失望告终。老爷子哭了,哭得好伤心,他和着泪吃下这顿酒菜,心情哀怨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 几天后,项老爷子突发疾病,是心绞痛,他几度神智不清,有一种坐过山车忽上忽下的感觉,他被送进了工厂的小医院抢救,医生当即下达了病危通知书。。。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故事,未完待续)
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2)| 评论(74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