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蒙蒙的博客

展示真实的自我 描绘一片圣洁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轻风云淡简简单单 平静安祥, 喜欢归朴自然鸟语花香 溪流潺潺, 喜欢一杯清茶细品茗香 郁静透明, 喜欢幽幽琴声袅袅余音 心静如水, 喜欢诗文书香陶冶情操 内外兼修, 喜欢清淡素雅幽静心灵 简单柔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狗眼看世界之十九:泣泪情殇  

2011-03-24 06:10:11|  分类: 故事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
 


    狗眼看世界之十九:泣泪情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作者:烟雨蒙蒙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父亲突然离世的消息,撼动着所有亲人的心,大哥项晓东,小妹项晓南以最快的速度分别从苏北和北京赶到西安吊唁。可父亲的遗体早已化成一捧骨灰,十个月前还对生活充满热情与期待的父亲就这样踏上了黄泉之路。

        兄妹几个相见,默默无言,他们各自心知肚明,他们满含悲伤,他们保持着距离,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也不想再说什么。只感觉这个曾经聪明可爱的晓西,一家人为之骄傲的天之娇子,如今仅是个狰狞面目的躯体,是个没有一丝人情味的空壳,晓东、晓南眼睛中透出对晓西的鄙视与轻蔑。

        丈夫去世几天了,项老太太还蒙在鼓里,她还在殷切地盼望老伴病愈回家,老俩口依旧过那平平淡淡且相依相伴的日子。她哪里知道,老伴早已丢下她驾鹤西去。时到今日,晓西不敢把事情的原委向母亲说明,他只想等大哥来后再合盘托出,等大哥来收拾残局。几天来,老项心情十分复杂,他显得心力憔悴,他看着母亲那苍老的面容,实在不忍将父亲的死讯告诉母亲,实在不忍让这位饱经风霜的母亲的心再受重创,然而,他还是考虑再三,这事瞒得了几天瞒不了一世,还是得尊重事实,把实情告诉了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 项老太太虽有些痴颠,但还是个明白人,她早就有了预感。老伴住院至今已有十来天了,晓西从没来家过,突然兄妹三人一齐聚到家中,必定是有了重大的变故,她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,也不敢这样想,她敏感地用目光搜索着三兄妹的脸色,当她看到三兄妹都面带泪痕,便完全明白了!她扑倒在老伴的床边,放声大哭起来,哭得惊天动地,哭得几近晕厥。她用浓重的山东口音呼喊着老伴的名字。这对共同生活了六十多年的恩爱夫妻,如今阴阳两隔,怎能让人不心伤!项老太太突然想起什么,她挣扎着站起来,要到医院看看老伴的遗体,当晓西告诉她说,父亲的遗体已火化了时,老太太再也坚持不住,瘫倒在地,她指着儿子晓西的鼻子,悲愤地怒骂道:是你害死了你爸爸!这句话在空旷的屋里回荡,让人肝胆欲裂!老太太怀抱着项老爷子的那套早几年前就准备好的“装老衣服”,仰面朝天哭叫着:老伴啊老伴,你连套新衣服也没穿上就走了啊!你死得好可怜啊!如果你不来西安,你就不会死这么早啊,你为什么非要到这里来啊,你鬼迷心窍了你啊,你丢下我一个人该怎么办啊?我不要也死在西安啊!

        凡目睹这一切的人,无不泪水沾襟,他们把目光纷纷投向老二项晓西,议论他不该不让老人见老伴最后一面,不该匆匆忙忙就把父亲的遗体火化了,这样做实在太不尽人情了,太过份了。项晓西低头着,只顾流泪,他的心第一次猛烈颤抖,第一次受到震撼!他猛地想起他儿时的点点滴滴。。。。晓西出生那年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,母亲没有奶水,只好花大价钱买来高级饼干,用牛奶泡软了一口口喂他。母亲常对邻居们夸耀说,晓西是三个孩子当中最漂亮的一个,也是三兄妹中最聪明的一个,更是让父母最荣耀的一个。父母在他身上不知倾注了多少情和爱,可自己是怎样对待年迈的父母的?他在兄妹面前无地自容了,他抱着头,默默地蹲在墙角边。

        项老太太家没设灵堂,甚至没有一幅项老爷子的遗像,那是因为原有的照片全被老太太犯病时一把火烧掉了。全家人一起面向北方,向父亲的灵魂鞠恭默哀!向这位平凡朴实,一生无所求的父亲告别!

        兄妹三人第一次这样近距离、面对面地坐在了一起,他们要商量关于母亲将来的问题。沉默良久,大哥开口了:自从爸妈从东北出来到现在一年半时间,先是到了北京小妹家,半年后又接到西安二弟家,这期间发生了种种令人不愉快的事情,父母就象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,直到父亲这么快的离世,晓西要负主要责任!做为一个男人,一个儿子,即然想承担义务,就要努力为你的承诺付出,而你,把一切于都与“钱”字挂上钩,是钱蒙住了你的双眼,是钱涂黑了你的良心,是钱让你割断了亲情,你应该好好反省了!你是个军人,是大学生,你应该具有其他人不能比及的觉悟和素质,可你都做了些什么?你给“军人”这个称号抹了黑!你自己好好想想!

         晓西低头嘀咕说:我离开家早,对父母感情不深,我现在知道我错了。小妹接着他的话质问:你离开家早?再早你也是父母生的,没有他们哪来的你?难道你是打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?老项点头:孰是孰非大家心里清楚,现在不是谁声讨谁的时候,我们得想想母亲将来怎么办。晓西先讲了母亲本就不想来西安,现在父亲走了,她更不愿意一个人留在这里。言外之意是母亲不论到北京还是到苏北都行,只要不留在西安。小妹晓南说:她现在打工的厂子正在往河北搬迁,居无定所,赡养母亲也有困难。其实老项自知道父亲去世时,心里就有了打算,他想把母亲接到苏北来,不管这里生活条件如何,只要有自己一口吃的,就要让母亲吃饱,不能看着年迈的母亲一个人凄苦度日,他实在不忍心。老项摆了摆手,对兄妹们说:不要说了,这些我心里都明白,你们也用不着再推托了,母亲是我们大家的母亲,不论她将来到哪里,你们都有赡养的义务。我决定了,把母亲接到苏北去!不过你们一个个的给我听好,每年按时按板地把钱汇过来,不能让母亲白生养你们一回!尤其是晓西你!你不仅要出钱,还要回家好好教育你的老婆和孩子,你不以身作则,就不怕你的后代步你的后尘?你不早晚也有老的那一天么?!晓西默然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 在老项承诺要把母亲接到苏北后,“圆桌会议”的气氛活跃了一些,晓南首先允诺大哥,每年出六千元钱赡养母亲,晓西至终也没有说出多少钱,只是含混地答应他也要出钱,老项知道他家的财政大权全都牢牢地掌控在妻子玲莉手中,如果轻易承诺,回家又不知要受多少责骂,便说,你自己看着办,多拍拍你的良心,三兄妹属你收入最高最稳定,你是军人还是儿子,你有责任!责任,你懂吗?!晓西愧疚地点着头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 老项暂时安排好母亲的生活,带上父亲的骨灰先行回苏北,他准备给母亲租一所条件好一点的,楼层低一点的,离自己家近一点的房子,再将母亲接到苏北。临行前,他命令晓西,每天至少到母亲那看望两次,衣食琐事必须照顾周全,否则就拿他拭问,然后背上父亲的骨灰踏上返回苏北的列车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(故事,未完待续)

 

 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5)| 评论(7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