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蒙蒙的博客

展示真实的自我 描绘一片圣洁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轻风云淡简简单单 平静安祥, 喜欢归朴自然鸟语花香 溪流潺潺, 喜欢一杯清茶细品茗香 郁静透明, 喜欢幽幽琴声袅袅余音 心静如水, 喜欢诗文书香陶冶情操 内外兼修, 喜欢清淡素雅幽静心灵 简单柔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狗眼看世界之五:幸运之神  

2011-03-10 05:52:11|  分类: 故事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       狗眼看世界之五:幸运之神

           作者:烟雨蒙蒙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,我在老项家住了下来。那天晚上我独自睡在卫生间雨欣给我搭的小窝里,很暖和也很舒适,我没有喊闹一声。第二天早上,老项打开门,我友好地向老项摇尾巴,然后跑到大门口,蹲在那盯着老项,意思是我要到外面去上厕所。老项乐了,说旦旦生活习惯还不错呢,知道到外面去大小便,真的好乖!是啊,我是何许狗也?我可是名犬呢!从此老项夫妇对我关爱倍至,每天除了吃就是玩,日子过得挺惬意,一晃就到了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。

        大年三十儿那天早上,老项的儿子小刚回来了。他手里拎着大包小裹的,离着家还老远的就大呼小叫着喊“妈,妈!”进得门来,我才看清小刚是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,他个儿头和块头几乎和老爸相齐,血气方刚的,戴着副深度近视镜,好象很有学问。是啊,人家是大学毕业啊,说不定满肚子都装的是墨水哩。

       开始我也以“主人”的身份向他示威,朝他“汪汪汪”使劲叫,后来老项说:旦旦,你不认识吧,他是你小哥哩!不要叫哦!我才对这位小哥友好了些。我试探着走近小刚,用鼻子触他的裤角,使劲地嗅了嗅。小哥有点怕我,但很快就对我亲热起来,他摸我的头,提提我的尾巴,很稀奇地看着我,问雨欣:妈,这是什么时候养的小狗啊,模样怪怪的,是什么品种啊?雨欣回答说,是一位朋友送的,说这是日本秋田犬,是名犬呢。小哥仔细端详了端详说,我看不是纯种,好象是个“串儿”,我心里不服,“串儿”,哪有这么漂亮的“串儿”啊!

       小哥的假期总共只有七天,老项夫妇每天为儿子做各种好吃的,里里外外忙得不宜乐乎。我正好也借光猛吃大鱼大肉,可是肚子开始唱对台戏了。先是呕吐,后是拉稀,肚子里发出“吱吱咕咕”的响声,一天拉十几次,拉得我眼冒金星,脱了水,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。雨欣着了急,不让老项再给我喂肉,说你看看,都是你给弄的,你给它吃得太多了,这么点大的小狗怎么受得了啊!再说了,好汉都架不住三泼稀,何况才两个月大的小狗了!老项很委曲:旦旦喜欢吃,我就喂呗,没想就吃多了,我不是故意的啊!

        虽然我腹泻成那样,我还是坚持着晃晃悠悠走到门口,雨欣把我放出去,我实在憋不住了,就便在了楼道里。天啊!便出来的全是水,一哧老远。雨欣一看急了,赶快告诉老项,说旦旦这么拉恐怕受不住了,我们得送它到医院去看看。然后跑回屋里拨通了“114”查号台,找到一家宠物医院。那医生还真不错,决定大年初二破例为我开诊。医生一听雨欣说的症状,说小狗这种状态很危险,你们带上小狗的便样,赶快把小狗送过来,迟了就救不了了。老项夫妇用毛毯把我裹了起来,抱着我冲下楼,打了辆的,直奔宠物医院而去。

       我最害怕的就是坐车。可能是从南方来时坐怕了,我害怕再一次被送给人家。我在雨欣的怀里拼命挣扎,雨欣轻轻地拍着我,安慰我说:旦旦不怕啊,一会儿就到医院了,看好病你就不拉肚了,你就可以快快乐乐地玩了。听了雨欣的话,我才稍微地安静下来。十几分钟后我们抵达医院,一位年青的医生接待了我们。问明情况,又给我试了体温,说,还好,不发烧,我给它化验一下看看是否是细菌感染,如果是的话就得挂吊针了。医生拿着我的便样进了里间屋。几分钟后医生出来说:是细菌感染性肠炎,要挂吊针的。雨欣问:挂一次吊针需要多长时间?那医生说,至少也得一两个小时。雨欣犯了愁,一两个小时就这样抱着旦旦?旦旦能老实等着挨针吗?雨欣问医生:不打针吃药行不?医生说也行,不过效果慢些。那就先吃药试试看吧,省得旦旦受罪,如果实在不行,明天我们再来,雨欣嘀咕着。医生看了看雨欣:行吧,你们的狗,你们说了算,那就给小狗开药,这药效果不错,但是药面儿,你们得把药面用水调开,再用注射器灌到小狗嘴里,不然是吃不下去的。等医生开好药,给了支注射器。雨欣咨询了如何照顾护理小狗的方法,最后结帐,共花了一百二十块,雨欣说,小狗看病一点儿也不比人看病省钱。那医生笑了:是啊,现在狗比人金贵!

        回到家里,雨欣照着医生的嘱咐,将药面用水调开,再灌进注射器里准备给我服。老项自报奋勇,说我来把着旦旦的头,你往里灌。好嘛,老项动手把我抓过来,固定我的头,雨欣用注射器往我嘴一推药,一股浓烈的苦腥味冲进嗓子眼儿,呛得我全喷了出来,实在受不了,我猛的一使劲就挣脱了,藏在床下就是不出来。那药也太难闻了,我不吃!我抗议!雨欣想,这药的确不好喂,我们不如试着用人服用的药给它治治看,老项同意。雨欣找出抽屉里的“螺旋霉素”,看了看上面的说明,按我的体重计算好了药量,将一片的四分之一切下来,外面沾上蜂蜜,试着喂我,一闻到蜂蜜的甜味,我乖乖地钻出来用舌头舔食,雨欣就势将小药片塞进我的嘴里,就这样,我吃下出生后的第一片药。

       还别说,在老项一家人的经心呵护下,雨欣每天喂我吃药,我的病渐渐好起来,不吐了也不拉了,肚子也不疼了,精神也足了,一个春节正好生了一场大病,人家过节都吃好的,可我,啥也没吃着,还差点见了马克思,好悬啊!我打心眼儿里感谢老项一家人,他们是我的幸运之神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(故事,未完待续)

 

 

 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8)| 评论(7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