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蒙蒙的博客

展示真实的自我 描绘一片圣洁的天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轻风云淡简简单单 平静安祥, 喜欢归朴自然鸟语花香 溪流潺潺, 喜欢一杯清茶细品茗香 郁静透明, 喜欢幽幽琴声袅袅余音 心静如水, 喜欢诗文书香陶冶情操 内外兼修, 喜欢清淡素雅幽静心灵 简单柔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奇怪的病症  

2011-07-14 08:50:32|  分类: 杂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

5

Road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奇怪的病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 文字:烟雨蒙蒙

 

       “幽闭恐惧症”,似乎是个挺生辟的术语。资料上对这种症状的解释是:幽闭恐惧症属于恐惧症中较为常见的一种,是一组以恐惧症状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神经症。看来幽闭恐惧症早已归纳入医学界的范畴了,只不过我对此不了解罢了。资料上说,患者对所处客体或处境感到莫名的害怕,并主动采取回避方式来解除其恐惧与焦虑,而这种害怕的程度与实际危险存在较大差距。主要症状表现为:只要一处于特定的环境之中,如狭小低矮闭塞的空间环境,就会出现极度恐惧的感觉,不自主想逃避,如若不能实现,就会心慌心跳、呼吸气促、出冷汗、头脑混乱、手足发抖、肌肉抽动,甚至昏厥。但一经离开恐惧环境,即可自行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 记得十几年前一个夏季,出差乘坐火车买的是上铺,空间狭小,躺下休息时猛然看到自己离上方顶板的距离只有几十公分,顿时感觉气闷,紧接着就是心跳,呼吸困难,出冷汗,压抑,惶恐,不由自主的想逃避,赶紧翻身下来,那一晚是坐在车厢过道的凳子上过的夜。那时并不认为这是什么病症,所以对那次事件并没有在意。后来又经过几次类似的事,才知道自己的确不适应这种狭小低矮的处境,故每每尽量回避。上铺不能睡,那软卧车厢总可以了吧,那里的环境相对好,空间相对大,可事实上还是不行,只要旁边的人一关门,仍是立刻出现气闷,心跳,恐慌的感觉,所以每遇到这种情况只能盯住软卧车厢的门,只要有人关门,我就得马上把门打开,或者到外面站一夜,看同室的人睡得那样安逸,呼噜打得山响,实在很羡慕,可我只要回屋躺下,那种恐慌压抑的感觉又会袭上心头,不能自拔。也许,那些人不能理解:这人怪了,花这么多钱不住,还跑到外面站着!即便这样,我仍然不知其故。

        彻底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还是在一次做核磁共振检查时。那次是因颈椎病确诊,医生让去做个核磁共振,那就去吧。走到检查室大门处,看到大门旁边贴着一张告示,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:“幽闭恐惧症患者禁止检查”。心里打鼓:我算不算是“幽闭恐惧症患者”呢?第一次接触到这种“名词”,心里疑惑拿不定主意,赶紧征求爱人的意见,他也不认同我会是这种病症的患者,也从来没听说过这种症候,应该没事的,再说钱都交了,还是接受检查吧。当医生将我摆到台子正中,用一只大罩子固定身体,机器缓缓将我送进一个半圆形的小空隙中时,我才如梦初醒,可是为时已晚。那半圆形闭塞的小空间距眼部仅有十几公分距离,加上机器轰鸣伴随卡卡喳喳的声响,立刻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恐惧感,心跳过速,冷汗淋漓,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,恍惚中好象躺在了棺材里,气闷得就要窒息,想大叫,想发狂,想拼命挣脱,想扼住自己的脖颈,撕开自己的胸膛。。。。短短的十几分钟检查,简直是一种炼狱,那种感觉终生难忘。我明白了,我的确是幽闭恐惧症患者,而且到了一定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和一位专门从事心理学的专家交谈过,他说这种症候的确属于恐惧症范畴,而且是心理疾病。按我所说的症候,应该算是中度,并有了朝严重方向发展的趋势,但还是可以治疗的,治疗幽闭恐惧症和治疗其他焦虑症类似,可以采取一些解释性的心理疗法,或采用一些抗焦虑的药物加以治疗。我不知道“解释”能起多大作用,“抗焦虑”管多大用,因为除非乘坐火车时才会出现这类感觉,其它时候是很正常的,难不成坐火车时再服用这样的药吗?专家解释说,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,生活工作学习日益紧张,近年来患各种恐惧症的人越来越多,值得注意。审视自己,一直认为自己本身是个开朗大度、细腻内敛、热爱生活、追求理想、内心世界极为丰富的女人,从来没有得过什么神经系统的毛病,也不相信我会得神经系统的病,毕竟一生经历过无数大的变革与大的坎坷,都一步步顺利走过来了,怎么会有什么心理问题?也许我属于一个极特殊的个体吧!
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和我有相似情况的朋友有多少,他们的感受如何,是如何克制和改变的,谁能为我出个良方良策。尽管我也尝试着从各个角度来认知,来克服,来修正,但效果不大,仍然是一遇到狭小封闭的空间就惶恐,心跳,想逃避,想挣扎。我曾想,如果我遇到象地震这样的自然灾害,巨大的地壳崩裂将我压在底下,碎石瓦砾之中的我会不会立刻崩溃,我能否象那些人一样抱着一线求生的愿望坚持等待,并想方设法自救脱身?我的心理防线能否承受到最后?这真成了困扰我内心的疑惑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---  烟雨 2011年7月14日记于连云港

 

        
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2)| 评论(6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